普通文字

深圳市和宏物流有限公司

地址:深圳市龙华区大浪街道高峰社区忠信路9号汇亿财富中心10楼
和宏物流全国服务热线: 4008-161-168

粤ICP备12032234号-3   

中港出口:拼车出口  吨车出口  拖车出口
中港进口:一般贸易进口   快递进口   海淘进口
中港特种车:平板车   吊机车   冷藏车
关于和宏:企业简介   企业文化   和宏团队   荣誉资质

怎样改善干线物流的低利润问题

怎样改善干线物流的低利润问题

浏览量

怎样改善干线物流的低利润

传统物流企业只有拥抱技术革新,抢占先发优势,才能在日益激烈的竞争中立足,拥抱物流的未来。

现在卡车的油耗很高,跑一趟西北线,有些司机三十四个油,老司机三十个油,三年下来多花的油钱都赶上一台卡车的价格了。行业内都清楚,干线物流的利润很薄,一台大卡车每年的营业收入大约是100万元,司机的成本就超过20万元,而且将来还会持续上升。节省油耗能带来很大的利润提升,但面临“用工荒”,经验丰富的老司机很难招到,不光是成本,干线物流的效率和安全都直接受到影响。

可能很多人想象不到,如今的自动驾驶技术可以大大缓解安全、能耗和人员管理带来的压力。611日,记者登上最新问世的嬴彻科技首款L3自动驾驶样车嬴彻1号,在车辆的自动驾驶下,亲身体验了一把老司机一般稳定流畅的自动跟车、自动变道超车、紧急制动、自动调头、自动绕桩……

自动驾驶三连问:安全吗、有什么用、何时量产?

此次首发的嬴彻1号的定位是L3级别的自动驾驶,特点是车上仍然需要司机,但是车辆能自主完成绝大多数操作,让司机变成车辆管理员,只在特定情况下接手,司机的工作强度大大减小,油耗也能得到了降低。试乘时,记者感受到了智能的收油/放油、平稳的加速/减速、红绿灯的识别、调头时预留出的预判空间等,在司机不介入的情况下,完全感觉不出自动驾驶与有人驾驶的区别。

1.自动驾驶安全吗?

看到司机在驾驶位上不动手、不动脚,任凭重卡自己做出反应,相信很多人都想问:自动驾驶安全吗?此次试乘的“彩蛋”非常有趣味地说明了自动驾驶小车的安全性:在试乘路线接近终点时,有辆小车突然横穿,停在卡车的行驶路线上。这是对感知和控制技术的高度考验,需要卡车在极短时间内,快速地识别并且预判在未来的23s内卡车和前方小车的运行轨迹是否会导致相撞。

当然,实现自动驾驶的安全靠的还是嬴彻先进可靠的技术。自动驾驶团队自主研发的全栈系统1.0,感知端采用异类多传感器融合,性能可满足高速的全场景工况和主要天气。近期在中国东部沿海地区进行测试,能够支持多雾、多雨等复杂天气和路况。在控制上可以达到厘米级的精准控制,这也是卡车控制中的重点和难点。此外,自动驾驶系统的卡车控制会在较大的转向系统的延迟下完成对追踪误差的快速反应,并且在追踪误差校正过程中保持控制的平顺性,从而保证驾乘人员的乘坐舒适性。软件系统使用自主研发的中间件 Middleware ,和传统通用中间件相比,延时低,系统开销小,扩展性更强,代码效率高。

2.自动驾驶有什么用?

有人认为,L3自动驾驶还需要保留司机,看上去没什么用。实际上,L3可以解放司机的脚、手、眼,应用于高速干线的99%的里程和时间都将是机器在工作,司机的角色发生了本质变化,成为了一个车辆管理员,高劳动强度极大降低,而且机器不会感到疲劳,也不会有情绪,可以很大程度上避免驾驶员因为疲劳和操作错误造成的事故,让高速物流更安全。

其次,L3自动驾驶系统在高精地图的辅助下,可提前预知路况,配合机器计算,能够精准判断在什么时候踩油门、踩刹车,既安全又经济,就像一个老司机开车一样省油。

L3自动驾驶应用之后,货运专业驾驶将成为一个标准化的工作,可以让现在几千台的运营规模变成几万台,产生规模效应。干线物流的安全、油耗、人力、管理等各方面都将得以重塑,预计在未来35年,规模化运营L3的时候,车辆的成本可以节省10%甚至更多。

3.自动驾驶重卡什么时候商用、什么时候量产?

加速量产落地,需要全产业链的支持

同样的,自动驾驶的落地需要全产业链的协同。激光雷达/高精度地图等上游供应链,芯片/处理器等软件系统,还有整车厂商,自动驾驶不是其中任何一家闭门造车就能够实现的。

 201812月,上海国际汽车城汽车创新港联合发起中国首家干线物流联合创新中心;2019611日,该中心迎来了一位新加盟的产业巨头——采埃孚ZF。采埃孚是全球顶级的汽车零配件供应商,能为推动自动驾驶发展提供核心力量。据采埃孚副总裁、中国区商用车负责人戴章煜介绍,采埃孚在卡车自动驾驶领域有着深厚的积累,特别是ReAX 线控转向、TraXon 传胜自动变速箱、自动驾驶系统及硬件等方面,结合嬴彻和OEM量产合作的策略和方案,采埃孚给予了大量支持与配合。在加入创新中心之后,采埃孚将和产业众多力量共同加速自动驾驶货运的量产和落地。

随着采埃孚的重磅加入,紧密地整合了车厂和配件供应商资源,使其在量产上更具有竞争力。如今,干线物流联合创新中心的16名成员单位包括主机厂(一汽解放、中国重汽、福田汽车、联合卡车);高精地图(四维图新);行业机构(上海汽车城、上海交通大学智能车实验室、国家智能驾驶汽车(长沙)测试区);物流(则一供应链);零部件和技术企业(采埃孚、Velodyne LiDAR、威伯科WABCO、主线科技、科恩实验室);运营(G7、嬴彻),可以说是包括了产业链各链条上的领先企业。

如今,商用车无人驾驶的率先落地已经成为行业共识,汽车厂商、初创企业、科技巨头们纷纷布局其中,带来不同的应用场景,“技术+运营”的端到端模式为自动驾驶公司追捧,但运营与技术的双重壁垒极难逾越,首先是自建运营场景,从L3运力平台起步,打造未来的货运机器人网络,而且开始有了商业化的收入;同时和汽车产业上下游合作,相应地,在核心的自动驾驶技术方面,研发车规级、面向量产的自动驾驶系统,并且有着明确的交付时间,就是2021年年底。

如今,物流行业面临巨大的成本压力,物流企业需要拥抱科技才能实现阶梯式上升发展。我们相信,人机共驾将较长的时间内成为物流行业主流的做法。自动驾驶将带来的是油耗的节省、对于卡车事故频发的显著改善以及车队规模效率的提升,在这背后,是保障物流公司的安全、效率、成本,以技术手段解决物流行业的痛点的实在举措,是自动驾驶对于物流生态的逐步改变,也是自动驾驶未来发展至L4乃至L5的重要一步。